抄经

二○一二年五月五日

壬辰年四月十五日

为什么要抄写经文?因为古时印刷术不发达,到宋朝毕昇发明活字排版后,才有所谓的印刷术。在宋朝之前,经书的流传是靠读书人一字一字慢慢的写,经文才能得以流传后世,让法音能够长流,正法永驻,这是抄经文最主要的意义所在。但是时至今日,印刷术太发达了,以前一部《大藏经》,可能一个省才有一部,现在只要你有钱,家里都可以放一部《大藏经》。所以抄经文对现在的社会而言,是没有任何的意义与价值,如果说有意义的话,就是「静心」而已,但是静心不必抄经文,看善书、念佛号都可以达到静心的功能,又可以减少砍伐树木。

古代因为印刷术不发达,一般人想看一本经书,必须拜讬会读书的人抄写,而抄一部经有时须耗时半个月到一个月,抄写的字迹要工整,一笔一划慢慢的抄。现在印刷术这么发达,还有抄经文的必要吗?商人为了赚钱,当然鼓励抄经,你有抄,他才有生意可做。如果抄经文是与人结缘,或者是送给连经书都买不起的人,可以,但是千万不要将抄好的经文烧掉,这是有过的。宋朝以前抄经文是有功德的,因为让法音宣流,正法永驻,现代抄经文只剩静心的功能,因为你要的经文都有了,不需要用抄的。希望大家将抄经文的时间用来念佛,千万不要再去抄经,堂主不希望各位因为无知而被记过,这是最可惜的事。

试神

有关来堂叩问全真大道灵修院灵修士的情形,如果是抱着试神的心叩禀,一定会被记过,你随便问问,神明就随便回答你。因为你的心已不诚、不净、不正,仙佛不会很正式回答你,就好比已经是灵修士了,为何还要叩问在阴情形?如果心中有疑,当初就不该办超拔。

来堂一定要抱着诚正、敬神之心。堂主每次于济世前,告诉大家要「主敬存诚」。何谓「诚」?答案是:「无念」。诚者「无念」,「任何念头都没有」谓之诚,这是母娘告诉我的。堂主为何可以跟仙佛接灵?扶鸾不是什么很艰深的道理,就是一个「诚」字,如果心不诚、意不正,接不到正神,接到的就会是邪灵。

鸾堂有很多种等级,有上乘、中乘、下乘层度等级的不同,因为正鸾乩生的念头不同,「一切法从心想生」,正鸾乩生要「主敬存诚」,不管对仙佛或对一切的众生都要礼敬、尊重,连蚂蚁、蚊子都要爱惜牠们的生命。蚊子也是未来佛,牠今天盯你也是为了讨口饭吃,你不给牠吃就算了,一巴掌就把牠打死了,这不是造杀业了吗?那一点点的血就足够让牠温饱一顿,布施给牠又何妨?所以「量大福大」,心量能够「心包太虚,量周沙界」的话,你就成佛了。如果你问堂主,我能不能成佛?堂主反问你,你的肚量大与否?试想,倒出去的水愈多,接受回填的水也愈多,这就是慈悲喜舍的心量。修行就是修这个心念,不是修飞天走壁,上天下海,这些都不是修行的主要宗旨。

所以,如果今天有试神的念头,就请不要再问了,堂主不希望各位再造试神的恶业了。以后凡是

来堂叩问在阴情形,请先问过是否已超拔,如果已经超拔,根本连这个问题都不要问。像有人已办专案呈疏了,就无需再问有没有冤亲债主。这二者是相同的问题,办完专案呈疏,消完六万年的业障,你的冤亲债主都没有了,不用再每隔一段时间叩问有无冤亲债主,那是白问的。但是只有一种情形,做完专案呈疏后,你身、口、意三业再造恶业,又去得罪人,又去毁谤人,新造的又另当别论。

阴功与阳功

何谓「阴功」?就是「无相布施」。何谓「阳功」?就是「有相布施」。无相布施是指做这件事情是无所求,只谈牺牲奉献,不求任何的回馈,这就是所谓的阴功积德。有相布施是指做这件事情是有目的的,有所要求的才去做,叫做阳功。

恩师之前曾开示,布施一佰元计一功,这一功是指阴功,布施满一仟元再加计五功,所以每满一仟元是计十五功,布施每满一万元再加计五十功,所以每满一万元是计二百功。一道功是一万功,相当于用新台币伍十万可造得一道功,但是这伍十万是心很真诚、很清净的情况之下,才能得到这一道功。举个例子,如果一个有钱人或慈善家,只是为了炫富或求得好名声而布施伍十万,可能跟一个很穷的人布施伍佰元的功是一样的,因为上天会视其念头污染到什么样的程度,将它除以一万倍,或是一千倍,或是一百倍,或是五十倍。

佛教里有一个故事,释迦牟尼佛在说法时,很多有钱人会布施油灯,照亮整个法会的会场。有一个很贫穷的女菩萨,她也为了要布施,但因为没钱,就将留了几十年的头发剪掉,买了一盏小小的油灯,放在会场一个不起眼的角落。魔王为了破坏释迦牟尼佛的说法,刮起了一阵邪风,会场上所有的灯盏全部都熄灭,只有这位贫穷的女菩萨布施的油灯,不但吹不熄,而且风愈大它愈亮,在场的释迦牟尼佛弟子感到很奇怪,为什么看似快熄灭的灯,不但吹不熄,反倒愈吹愈亮?他们向释迦牟尼佛请教这个问题,释迦牟尼佛说,这位女菩萨的心非常的真诚,诚敬无染,所以阿修罗魔王不管怎么吹就是吹不熄。

真正真修实学者是行无相布施,做什么事情都不让任何人知道,甚至连周遭的亲友都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好事,这才是真的阴功积德。如果做一件好事,巴不得全世界人都知道,那所造的功微乎其微,因为已被上天除掉一万倍了,得的功是非常非常的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