募集兴建全真大道灵修院

二○一三年九月七日

癸巳年八月初三日

邱师姊美霞叩问:昨天早上我梦到在堂里,但不是现在的全真堂,看到每个人都很忙,而我是忙着整理花。突然发现花瓶的瓶身好像有点怪怪的,没有接好,于是找吕师兄帮忙,吕师兄说:「这个瓶身可以上网。」「真的吗?可以上网?」吕师兄说:「对,你找蔡师兄来,他可以操作给你看。」接着蔡师兄过来后说:「我们这瓶身是可以连上wifi的。」此时旁边有位善信说:「那我们来找找看全真堂的大门。」我说:「找大门?应该是找地址吧?」他说:「对!对!找全真堂的地址在哪里?」我们搜寻了一下,然后找……他说:「啊!看到了!」我说:「对!这就是我们的大门。」后来听到杜师姊喊说:「快点唷!快要上课了!我们赶快去上课。」于是大家把手上的东西放下来,跑到另外一个有点像教室的地方,一样。走进去一看,黑黑的,感觉到有很多人,有的坐在地上,有的坐在椅子上,然后有的是站着,大家应该是在看简报资料,然后就这样醒过来了。醒来后我对朱师兄说:「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,梦到好几个人,有梦到你、刘师兄、林师姊,还有吕师兄、蔡师兄、杜师姊。」朱师兄笑说:「妳干嘛梦那么多人?」我说:「对呀!梦到好多人。我还看到全真堂的大门,感觉好像是个卡通,不过不是现在的全真堂。」昨天晚上在打叩禀单的时候,才突然想起来,我看到的是《全真月刊》第五十七期的封面,是全真大道灵修院的大门!

堂主心中有一个愿景,这个愿景来自济公活佛恩师带堂主去灵游罡风灾劫的景象,那个景象到现在堂主依然忘不了。外面是凄风苦雨,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,凡是被毒雨滴到的立即死亡。在全真大道灵修院的上空,有一层红色的光罩笼罩着,黑色毒雨一进入红色光罩即自动消失,接着看到堂里的师兄、师姊进进出出,在帮助进来灵修院避难的众生们。当时堂主问济公活佛恩师,怎么没有看到徒儿跟我的太太?济公老师说,那时候你们两个已经证道回天了。

堂主一直希望能够将全真大道灵修院兴建起来,但是现在面临到「地」的问题,因为兴建道场必须是建地或者是娱乐用地,但建地非常的贵,娱乐用地又可遇不可求,之前有很多善信大德跟堂主报告的都是农牧用地,农牧用地如果无法变更成建地,只要庙建起来,人家一检举,一定马上拆毁掉,堂主是要揹因果,因为这变成浪费众生的血汗钱。所以堂主对兴建全真大道灵修院一直很小心谨慎,目前建庙资金也不足。但是堂主有个愿,在我回天证道之前,一定要把全真大道灵修院兴建起来。

上天已经给堂主一个雏形,全真大道灵修院的主殿左右两边各是厢房,类似像香客大楼,另外,除了全真大道灵修院外,堂主还会在主建筑体的东侧,兴建一个「全真老人养护中心」。因为少子化的关系,将来老化的问题势必会影响到整个国家的生产力,老人往往是最可怜的一群,年轻的时候为家庭、子女付出一切,等到老的时候,子女却不扶养你,这都是未来可能会面临到的问题。堂主请吕师兄清火担任「全真老人养护中心」的院长,吕师兄是一位很难得的菩萨,他一直默默耕耘不求任何回报,值得担任这个职务。堂主提出来兴建「全真老人养护中心」,一定会去落实,老人养护中心优先入住的是本堂的鸾下生,再来就是鸾下生的亲人,这些除外,如果还有剩下的床位,我们就公开给护持本堂的善信大德。让每位为本堂奉献出一生的鸾下生及其亲人,还有护持本堂的善信大德,老了不用担心子女不孝。住在老人养护中心,庙里可以供你修行,也可以在佛堂当义工。甚至如果将来经费充足的话,堂主预计在全真大道灵修院主体的右手边,再加建一所「全真幼儿园」,因为老人家有孙子,孙子带来上课,可以跟老人家互动。
这些规划都不是以营利为目的,堂主希望把获得的利润用来普渡苍生,「取之于十方,用之于十方」,这是堂主从年轻办道到现在,一直不变的理想跟目标。很多的师兄、师姊都有梦到全真大道灵修院的情况,《全真月刊》第五十七期的封面,就是全真大道灵修院未来的景象。

堂主希望十方善信大德,不管你在地球的那一洲,您即便布施一块钱,堂主都跟您鞠躬说谢谢。一人一块钱,地球有七十亿人口,每个人捐一块钱,这个道场就成立了,这是堂主的一个心愿,也是堂主在回到理天面见 母娘圆成证果的时候,期望能够达成的目标。堂主希望借着大家的力量,达成 母娘普渡众生的心愿,你们捐输的任何一分善款,堂主绝不挪用,一定用在建造道场的经费上,让道场将来能够渡化更多有缘的兄弟姊妹一起回到理天去!